初心講堂| “國比家大”的家訓讓我走上新聞改革之路

初心講堂| “國比家大”的家訓讓我走上新聞改革之路

作者:林義旻 北京日報社退休干部

我在北京日報社工作了43年,從少年一直到老年。大家會問,你怎么會從少年就到報社工作了呢?告訴大家,是“國比家大”的家風,讓我走上了新聞道路。

1960年的夏天,我在北京25中讀完高中二年級,學校黨支部書記找我說:“北京日報社選中了你,要培養你當記者,你現在就去報社新聞訓練班報到吧!”當時,我的學習成績還不錯,作文經常是全年級的范文??晌业睦硐胧强急本┐髮W???想起我們林家相傳上百年的“國比家大”的家訓,我還是說服母親去了北京日報社。

說到家訓,我想說說我的家族,我們霧峰林家是土生土長的臺灣人,被史學界稱為臺灣第一家族,不僅僅是財產多,(曾經掌管過臺灣的樟腦專賣權)而且因為代代都有為國家和民族獻身的人。我的曾祖父林朝棟,曾組建了臺灣最大的地方武裝“揀字軍”,協助臺灣巡撫打敗了入侵臺灣的法國軍隊。我的祖父林祖密,在臺灣割讓日本人后,是第一位加入中華民國的臺灣人。他變賣家產,以巨大財力支持孫中山的辛亥革命,被任命為閩南軍司令,后來遭到反動軍閥的槍殺。我父親林正亨,抗日戰爭中畢業于南京中央陸軍軍官學校,后來參加了昆侖關大戰和中國遠征軍入緬作戰,身負16處重傷??箲饎倮?,他加入了中國共產黨,回臺灣從事黨的秘密活動,1950年1月30日被臺灣當局槍殺。

我父親去緬甸作戰前對我母親說:“我們林家的家訓是‘家國同構,國比家大’,沒有國哪來的家呀?”我服從國家的需要,就是秉承了家訓。我當年參加的新聞培訓班,跟上學差不多,所不同的是新聞專業課多一些。教我們的老師都是報社從中國人民大學請來的教授。經過三年邊學習邊工作,最后通過人民大學的畢業考試。母親看到我拿回家的畢業證書,笑得合不攏嘴。

從1960年進報社,到2002年底退休,我在報社工作的43年里,始終是跑新聞。我從見習記者到正式記者,從部主任到新聞發展總公司副董事長。都沒離開過我鐘愛的新聞工作。這期間,我多次獲得北京日報社先進工作者稱號,還榮獲北京晚報杰出貢獻獎。我發表過許多引起社會強烈反響的報道。像《心有一團火,溫暖顧客心》的張秉貴,讓一團火的精神燃遍了全國。引發北京環境大討論的《天鵝之死》等等,都是我的得意之作。尤其讓我不能忘記的是揭露了旅游工作缺點的報道,還得到了國家領導人的重視呢!

那是在改革開放初期,旅游業剛剛興起,在采訪中我了解到,中外游客都特別想到著名的北京八達嶺長城看看。一天,有個美國旅游團要去長城游覽,我決定跟著去報道。到了長城,我卻高興不起來,因為旅游設施和服務工作存在太多問題。我問那個漢語很好的美國導游:“長城如果在美國,你們會怎么做呢?”他說:“可以通高速公路,可以加纜車,還可以建標準的衛生間……”聽了他的話,我陷入了深深的思考。

回到家,我根據自己的所見所聞和深思熟慮,寫出了一篇題目叫《醒醒吧,長城!》的報道。我在報道里,從長城沒有火車站到能墜壞襯衫的紀念章;從衛生極差的廁所到應該建立長城博物館。有擺出的問題,也有改進的設想。報道一發表,立刻引發了全社會的關注。時任國家主席的李先念都作出了批示,他說:“沒有一篇文章比這篇揭露我們旅游工作中的缺點更徹底的了。”中共中央政治局還專門召開會議,研究解決長城旅游的問題。一篇報道能引起這么大的動靜兒是我沒想到的,這也讓我更感覺到一個新聞工作者肩頭的責任,那就是時刻關注國家和人民的利益。也有人對我說,你報道社會的負面新聞就不考慮后果嗎?我說:“國比家大,在國家利益面前,個人利益算什么呢?”

在這之后,我依然關注長城旅游的發展,為一點一滴的進步感到高興。新中國成立七十多年了,改革開放也四十年多了,八達嶺長城的旅游面貌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高速路通了,纜車有了,衛生間的標準向賓館看齊,中國長城博物館也建起來了……更讓人興奮的是,地鐵都通到了長城,不僅八達嶺長城是這樣,很多開發出來的長城景點兒也同樣享譽國內外。

我今年76歲了,雖然不再寫新聞報道了,可我依然關注著國家的命運。2018年,我們家被評選為“全國最美家庭”,多年來,我和家人先后16次去臺灣,并不是什么榮歸故里,我們作為著名的霧峰林家的后人,一直都在為反對“臺獨”,為祖國的和平統一奔走呼叫。今天我最大的心愿,就是要為祖國和平統一做出新的貢獻。

“家國同構 國比家大”是我們永遠秉承的家訓。

責任編輯:葉其英校對:李天翼最后修改:
0

江苏快3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