防沙治沙敢于 “啃硬骨頭”

防沙治沙敢于 “啃硬骨頭”

1

毛烏素沙地南緣。陜西榆林市定邊縣城東北30多公里處的狼窩沙,成片的樟子松已吐出新芽,與30多年來栽下的楊樹、沙柳等喬灌木一起,鋪滿了一道道沙梁。很難想象,這里曾是一片不毛之地。毛烏素沙地一半分布在榆林境內,經過一代代治沙人的努力,榆林讓860萬畝流沙披上綠裝,狼窩沙也發生了巨大變化。截至目前,榆林沙化土地治理率已達93.2%。

沙區植被指數呈增長趨勢,荒漠生態穩定向好,“沙上屋頂”“沙埋農田”的現象基本消失。“為加大沙區生態保護和治理力度,我國加快推進退耕還林、三北防護林、京津風沙源治理、石漠化綜合治理等一系列荒漠生態系統保護和修復重大工程,扎實開展固沙治沙。”國家林業和草原局荒漠化防治司司長孫國吉表示,尤其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全國防沙治沙力度不斷加大,實行最嚴格的保護制度,全面落實荒漠生態保護紅線。自2004年以來,我國荒漠化和沙化土地面積連續三個監測期保持“雙減少”,荒漠化土地面積由20世紀末的年均擴展1.04萬平方公里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2424平方公里,沙化土地面積由20世紀末的年均擴展3436平方公里轉變為目前的年均縮減1980平方公里。與2009年相比,目前全國沙化土地面積凈減少9902平方公里。

國家實施的一系列重大工程發揮了主導作用,同時支持帶動了一大批企業、公眾參與,形成全民參與防沙治沙的社會氛圍,讓綠色延展,也讓沙丘止步。精準治沙,關鍵是要量水而行、以水定綠、林水平衡。站在庫布齊沙漠最高點——內蒙古鄂爾多斯市達拉特旗銀肯敖包,極目遠眺,綿延起伏的沙漠被綠色植被緊緊“縛”住。在立地條件較好的區域,采取人工造林、飛播造林等方式,建設喬、灌、草結合的鎖邊林帶,形成生物阻隔帶,阻止沙漠北侵黃河和向南擴展。

防沙治沙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離不開科學的理念和方法,要一手抓人工治理、一手抓自然修復。盲目“向沙漠進軍”,在不適宜栽種草木的地方盲目種樹種草,是違背自然規律的。治沙并不是要消滅沙漠,而是要遵循自然規律,治理人為造成的沙化土地,重點在水資源條件較好的區域及公路邊等進行人工造林。植被覆蓋度在15%—25%,就能固定流沙。高覆蓋度植被的治沙效果固然好,但是生態用水卻難以支撐。以往,沙區中幼齡林衰退或死亡,存在不成林或者“小老頭樹”等現象,就是因為沒有充分考慮水資源承載力的緣故。2018年,國家林業和草原局在三北工程林區選取30個具有廣泛代表性、典型性的縣(旗、區)開展精準治沙試點。精準治沙,關鍵是要量水而行、以水定綠、林水平衡,應確保降水補給與植物水分利用動態平衡。在三北六期工程建設中,將進一步擴大精準治沙范圍,由“大水漫灌”向“精準滴灌”轉變。抓自然修復,要全面落實荒漠生態保護紅線,把所有荒漠天然植被都保護起來。2013年,我國啟動實施了沙化土地封禁保護補助試點項目。截至目前,沙化土地封禁保護區總數達104個,封禁保護面積達174萬公頃。

防沙治沙進入“啃硬骨頭”階段,“十四五”期間計劃治理850萬公頃。防沙治沙成績卓越,但仍面臨不少困難??傮w上看,我國仍缺林少綠、生態脆弱,荒漠化土地達261.16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1/4;沙化土地172.12萬平方公里,占國土面積近1/5。立地條件較好的地方已經基本完成治理,剩下的大多數地方建設條件較差,環境相對惡劣,氣候干旱少雨,治理難度和成本越來越大,防沙治沙進入了“啃硬骨頭”階段。已治理的沙化土地極易反彈。當前,沙區生態極其脆弱。最新監測顯示,荒漠植被覆蓋度小于20%的沙化土地有近89萬平方公里,占全部沙化土地的一半以上。已治理的沙化土地仍處于生態修復初級階段,如果保護利用不當,極易成為新的沙化土地。做好防沙治沙工作,關鍵在用好水,提高水的附加值,更大發揮水的效益,要按照半干旱區、干旱區、極端干旱區的氣候區劃分,采取不同措施。半旱區造林,喬灌結合,成活后靠天然降水就能穩定生長;干旱區要以灌木為主,植被穩定生長也要靠天然降水;極端干旱區,植被穩定生長離不開灌溉,主要在河流、綠洲、公路周圍等重點區域造林。

責任編輯:王梓辰校對:劉宇同最后修改:
0

江苏快3官方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