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報告> 文稿> 文化> 正文

董耀會:長城文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

摘要:目前,習近平總書記提出的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已引起各國關注,得到全球認同,成為推動全球治理體系變革、構建新型國際關系的國際共識?!叭祟惷\共同體”也已成為一個全球“熱詞”。本次報告的主講人長城文化學者董耀會從一個很巧妙的意象和角度,即“長城內外”、長城文化,展開了對于“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思考。

timg

董耀會 長城文化學者、中國長城學會副會長

點此查看完整報告

點此查看視頻專輯

在“長城文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這一題目中有兩個核心詞,一是長城,二是共同體。那么,什么是共同體?為什么要講共同體?我們在講共同體的時候,其核心意義有兩個:第一,它不是一個共同體,只有不是共同體的時候,才會強調共同體;第二,它是一個共同體,只有是共同體的時候,人們才會努力實現共同體的共同利益。那么,如何理解呢?從長城內外來看。

2015-2016年,中央電視臺《遠方的家》欄目打造了一個百集大型系列節目《長城內外》。在這個節目制作之初,央視領導請我去給該欄目的所有編導、記者講一次長城,而我講的就是“長城內外”。那么,怎么理解長城內外?第一,我用中國的“中”字來做進一步解釋。如果我們把“中”字的一豎理解為長城,那么長城內外就包含三層含義:一是長城內外是獨立存在的。如果把長城區域看作一個共同體,那么長城內和長城外首先就不是一個共同體,而是兩個獨立存在的個體,從“中”字結構上看,中間是長城,左邊是長城內,右邊是長城外。二是長城內外相互依賴,緊密聯系。正是因為它們相互依賴,緊密聯系,才需要相互協調,構建秩序,以保證共同利益。三是長城內外是一個整體。其實,所有的共同體都是這樣的關系,即獨立存在的若干個體,因共同利益構建成一個共同體。比如京津冀一體化,北京、天津、河北三地既獨立存在又相互依賴,通過構建秩序,達到協調發展,實現共同利益。正是因為這樣的關系,才出現了我們今天所說的人類命運共同體的理念。

第二,從共同體的角度把握長城內外與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系。主要有以下三層關系:一是民族共同體,二是民族國家共同體,三是人類共同體。這三層關系就像是一個套著一個的三層圈子。

民族共同體,包括族群、民族政權。作為長城區域的一個共同體,農耕和游牧因其完全不同的生產生活方式,而形成了不同的族群,有了代表族群利益的政權。也就是說,農耕政權代表農耕利益,游牧政權代表游牧利益。進一步看,農耕和游牧主要包含三層意思:一是農耕和游牧這兩種完全不同的生產生活方式,其經濟類型是農耕經濟和游牧經濟;二是農耕和游牧因不同的經濟類型形成不同的族群,就是農耕民族和游牧民族;三是農耕民族和游牧民族構建了代表各自族群利益的民族政權。我們在理解這三層意思時,要從不同的情景下來把握。比如,有的人認為長城是農耕民族防御游牧民族的屏障,而事實并不完全是這樣。為什么游牧民族,如北魏、北齊、遼、金在入主中原,成為農耕地區統治者之后,也要修建長城?這是由經濟類型決定的。因為游牧民族入主中原成為農耕族群的代表政權后,也要維護農耕地區的農業發展和穩定,所以也要修建長城,防御來自更遠地區游牧政權的侵擾??偟膩碚f,民族共同體就是不同族群、不同民族政權之間形成的一個共同體。

當今世界是一個民族國家共同體,其中每個國家都是民族國家,都要追求自己利益的最大化。那么,在這一過程中如何平衡個體利益最大化與整體利益最大化的關系?中國古人找到了一條非常有智慧的路徑。我們想一下,中華文明之所以能夠五千來年傳承、延續至今,從未中斷,憑的是什么?就是建立了多元利益平衡基礎上的一體利益最大化的路徑。在中國歷史上,雖然各民族也有沖突、戰爭,但整體上一直在追求國家統一。這就是多元利益平衡基礎上的一體利益最大化。實際上,長城精神在這一點上有著非常強烈的代表性。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多民族國家,中華民族呈現出多元一體的格局。幾千年來,我們的國家和民族,正是在這樣的碰撞、融合中發展進步的。修筑長城,體現了對長城之外生活族群的承認,代表著一種共存共生、融合發展的關系。長城內外,是獨立存在、相互依賴的一個整體。長城,是中華民族愛好和平這一文化情結的表達。長城的每一塊砌磚、每一塊壘石上,都凝結著中華民族的和平愿望。這是我們五千年歷史延續至今的大方向。

不論是漢民族政權,還是少數民族政權,他們修建長城,首先體現了對長城之外生活族群的承認,也正是因為這種承認,才需要構建一種規范彼此行為、減少沖突的秩序。有人說,長城是阻隔內外的,象征著封閉,封閉的文化、封閉的經濟、封閉的行為。這種說法是對的,長城肯定要起到阻隔的作用,是不能讓人隨便進的。但是這只是一方面,我們要看到,長城不僅有阻隔的城墻,還有成千上萬的關口,而這些關口起到的就是交流作用。也就是說,長城整體既有封閉的作用,也發揮了聯系、構建秩序的功能。這是一種辯證關系。

歷史上,長城的作用更多體現在不同族群、不同民族政權間構建良好秩序這一方面。農耕和游牧,是兩種不同的生產方式、經濟類型,彼此有著強烈的沖突和互補。游牧民族以放牧為生,逐草而居,也需要農耕地區出產的布匹、茶葉、糧食及其他生活用品。它們通過與農耕民族的資源互換得到這些生活用品。比如,茶馬互市,就是農耕民族與游牧民族以茶易馬或以馬換茶為中心內容的貿易往來。馬是游牧民族最重要的生產生活資料,它代表著游牧地區的各種物資。而茶葉對于農耕民族來是一種生活調劑品,但對于游牧民族來說是一種生活必需品。通常情況下,游牧民族要想獲取生活物資,一種途徑是貿易,就是剛才提到的茶馬互市;另一種是搶奪,就是到農耕地區搶奪糧食。如果搶奪成為一種常態,戰爭就會越來越多。長城的修筑,不僅使搶掠不能成為常態,而且還為貿易構建了良好的秩序。農耕民族在長城里面種地,游牧民族在長城外面放牧,二者通過長城成千上萬的關口進行正常的貿易,只有這樣才能達到共生共存,融合發展。

我們在講共同體的時候,更多是談最高的道德和行為準則。但實際上,追求最高的道德和行為準則是實現不了共同利益的。若要真正實現共同利益,就要構建一個彼此都認可的共同的行為準則,而這一定是最低層面上的秩序規范。換句話說,只有在最低層面上達到一個最大公約數,才能實現共同體的共同利益。那么,共同體的最高追求應該是什么呢?同心同德。如果不承認共同體的獨立性,只強調共同性,那么這時候,你可以追求同心同德,但你會發現這只是一個想法,為什么?因為共同體首先不是一個共同體。這是基礎。只要承認這個基礎,就不會強調同心同德。不是一個共同體,怎么可能同心同德。那么,在什么情況下可以形成共同體呢?達成基本利益的最底線保障。

責任編輯:趙葦校對:葉其英最后修改:
0

江苏快3官方网站